<progress id="d5nfz"><var id="d5nfz"><ruby id="d5nfz"></ruby></var></progress>
<cite id="d5nfz"></cite>
<var id="d5nfz"></var>
<menuitem id="d5nfz"></menuitem>
<menuitem id="d5nfz"><dl id="d5nfz"><listing id="d5nfz"></listing></dl></menuitem> <menuitem id="d5nfz"></menuitem>
<var id="d5nfz"></var>
<ins id="d5nfz"><video id="d5nfz"><thead id="d5nfz"></thead></video></ins>
<menuitem id="d5nfz"></menuitem><var id="d5nfz"><strike id="d5nfz"></strike></var>
<var id="d5nfz"></var>
<ins id="d5nfz"><noframes id="d5nfz"><var id="d5nfz"></var>

精彩小說盡在悠久小說網!

悠久小說網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歷史穿越 > 《當軟糯炮灰拿了爽文女主劇本》在線閱讀 > 第八十九章:絕非良配

書簽

第八十九章:絕非良配

雙拂
最新網址:www.0728qz.com

    【悠久小説網ωωω.UJХSw.com】,免費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秋靈的眼睛倏然間亮了,拉著裴云歸的手道:「那便太好了!我就是想問問,將軍平日喜歡做什么事,吃什么東西,他有什么獨特的愛好嗎?」

    裴云歸愣了一瞬,便反應過來秋靈是何用意。

    秋靈還沒放棄對顧凜的追求。

    已經開始打探顧凜的愛好了。

    盡管顧凜已經直言拒絕了,但她還是孜孜不倦,熱意不減,反觀自己……

    裴云歸自嘲一笑。

    光是在「勇氣」二字之上,她便輸給了這位秋靈姑娘。

    裴云歸心情欠佳,只覺有些厭倦了,怏怏道:「我與顧將軍,只是點頭的之交,他喜歡些什么,云歸并不清楚。」

    的確是如此。

    顧凜將自己藏得很深,身上籠罩著一層又一層面具。

    面具一多,久而久之,便看不透那張臉最初的模樣。

    盡管裴云歸已經和他相處了有些時日,卻從未真正了解過他。

    顧凜喜歡什么,想要什么,他的笑有幾分真切,他的哀傷有幾分真意,她一概不知。

    兩人縱然朝夕相處,可心里的距離,仍舊隔著十萬八千里。

    想到此處,裴云歸突然覺得有些悲涼。

    從前,她堅定地認為自己喜歡顧凜,可對于鐘情之人,她卻不知道他的真實模樣。

    這樣的喜歡,又有幾分真情在里面呢?

    秋靈聽裴云歸這么回答,微微低落,連著一雙多情的眸子,也黯然失色了。

    她嘆氣道:「尤縣之中,好似只有云歸姑娘與顧將軍相熟,若連你都不清楚,我又拿什么去討他的歡心?」

    「秋靈姑娘為何執著于他?」裴云歸突然反問,「又為何一定要討他歡心?」

    她聽秋靈言之討顧凜歡心,心里總不是滋味。

    秋靈相貌好,性子也好,就算是討好,也應當是別人來討好她,她沒必要因為一個男人而將自己的身段放低。

    心中想著,居然就不知不覺將腦子里的話說了出來。

    秋靈眨了眨眼睛,突然輕笑,「原來我在云歸姑娘眼里竟然是這么好的人。」

    「難道不是嗎?」裴云歸疑惑道:「我說的都是實話。」

    秋靈搖了搖頭,拉著裴云歸往一處綠蔭地邊坐下,她低聲道:「姑娘可知,在認識顧將軍之前,我是做什么的?」

    裴云歸點頭。

    方才醫館之中,她在秋靈和顧凜的談話里,無意聽到了一些內容。

    勾欄女子,幾經轉賣,后又被賣于姚陳做侍妾,身份頗有些凄慘的意味在里面。

    她卻也佩服。

    經歷了那么多,性子還這般好,秋靈身上的魄力,非常人可及。

    「姑娘也知道,我出生卑賤。」秋靈雙手抱膝,垂眸道:「我十三歲被爹爹賣到青樓,十五歲接待了第一個客人。媽媽教我做什么能取/悅男人,我就去做什么,媽媽讓我討好他們,我就去討好他們。就算那些人讓我厭惡到犯惡心,我也得笑臉相迎,捧著他們,不敢有絲毫怠慢。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今后的路怎么走。」.

    裴云歸靜靜聽著。

    偶爾能在秋靈臉上看到轉瞬即逝的滄桑,和這張清秀明麗的臉格格不入,好像一個垂暮老者。

    可說到底,她也只是一個二十歲的女孩罷了。

    秋靈繼續道:「十九歲那年,我遇到了姚陳,他把我從青樓里帶出來,讓我跟著他,當他的妾氏,卻沒有銷掉我身上的奴籍。我自然知道他的用意,他想把我像貓貓狗狗一樣,拴在他身邊,哪也去不了,永遠供他取樂。」

    裴云

    歸嘆了口氣,握起秋靈的手,安慰道:「你不必介懷,一切都過去了。」

    秋靈笑了笑,說:「我還是低人一等,永遠都是別人的附屬品。不過,我不敢奢求什么,他將我從那個地獄一般的深淵里拉了出來,我便感激涕零,是否為奴,都不是那般重要了。」

    「從那之后,我就被養在了縣令府的深宅大院中。跟只雀兒一樣,姚大人舒心的時候,就來逗逗我,生氣的時候,就來我這兒砸東西撒氣。我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從不多言,從不敢有自己的思想,只是安安靜靜的,充當庭院里的一枝花,任人擺弄,任人宰割。我以為,往后的余生,可能就那樣了吧。」

    「后來呢?」裴云歸追問。

    其實這個問題,不用問,她也知道答案了。

    只是心中有股希冀之情。

    她想親口聽到秋靈擺脫命運的言語,與她一起享受那一剎那的快/感。

    「后來便遇到了顧將軍,就在縣令府中。」秋靈勾唇,笑意從眼角溢出,「我最初的意圖,挺卑劣的,妄圖接近他,只想攀到一個更有權勢的人,過更好的日子。反正以后的生活只能仰仗男人,我何不趁著人老珠黃前,給自己撈一筆呢?」

    她將臉頰邊的幾縷頭發別在耳后,好像想起了什么好玩的往事,無奈地笑了一聲。

    「我在宴席上為他添酒,他一口不喝,我給他添菜,他一口不吃。我打扮得花枝招展,他竟是一眼都沒看過我。」

    自那之后,秋靈才真正將感情放在顧凜身上。

    她原來是青樓頭牌,見過無數或自持清高,或癡情專一的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男人表面那些所謂的稱號,于她而言,不過是一個笑話。

    她從不相信男子有情,他們對女子的句句誓言,只拘泥于對美麗容顏的沉醉罷了。

    她以前接待過一個刺史官,他沒有納妾,不逛青樓,鎮中傳聞他將妻看得比子還珍重,去哪兒都帶著妻,兩人是鎮上最為恩愛的一對。

    有一天,那人進了青樓,被她三言兩語,便哄得失了神,最后一夜笙歌,在她床/上沉淪下來。

    從那之后,秋靈愈發篤定自己的想法。

    直到那夜引/誘顧凜未果,秋靈才明白,原來世上真有不耽于美色的人。

    秋靈認真道:「也就是自那之后,我才開始以真情待顧將軍。前十九年,我受制于人,如今好不容易擺脫奴籍,我也想為自己喜歡的東西而爭取一下。」

    裴云歸啞口無言,面露贊許,卻說不出話。

    她不及秋靈姑娘的一半勇敢。

    無論做什么事,她總會顧忌太多,想太多,明明結果還未到來,卻給自己設置了一堆阻礙,從心底里,便否定了自身。

    這一場斗爭,還未打響,她就已經輸給了秋靈。

    只是可惜。

    秋靈很好,但選錯了人。

    如果一切正常,顧凜或許還會喜歡她。

    從某種程度上說,兩人有些相似。

    但顧凜對秋靈不感興趣,絕非偶然很,有可能是人設的功勞。

    她記得系統說過,顧凜自死,都沒有感情線。

    所以他才不喜歡秋靈,也不會喜歡除秋靈以外的任何人。

    況且,他的結局……并不圓滿。

    最終因為一場動/亂,敗于太子李清遠,后被斬首于市。

    想到顧凜最終的下場,裴云歸的心突然慌了一瞬。

    如果顧凜死了……她會如何。

    她是會冷眼旁觀,還是會救他?

    裴云歸覺得心悸。

    于理來說,無論如何都不

    能救……

    倘若違背了世界原本的規則,或許死的人,便不止他一個了。

    可是。

    結局真的發生了,她真的能控制住自己嗎?

    或者換個說法,她真的能接受,顧凜離開的后果嗎?

    裴云歸自己也不確定。

    前路,還是灰蒙蒙的一片。

    罷了。

    到時候再作打算吧。

    現下就算想出了一朵花,也無濟于事。

    「秋靈姑娘。」裴云歸沉沉道:「顧凜此人……并非良配,切勿被兒女情長沖昏頭腦,而葬送自己。」

    如果秋靈真的跟了顧凜,對于她自己來說,或許才是一場災難。

    她雖算的還是那個秋靈半個情敵,平常見到秋靈圍著顧凜轉,心里還會發堵,但于情,她不喜歡這么好的一個女子落得凄涼下場。

    畢竟秋靈才從龍潭虎穴中逃出來。

    「多謝姑娘提醒。」秋靈笑道:「這兩日,我跟在顧將軍身邊,察言觀色,發現京中太醫面對顧將軍,眼神或多或少都帶了些懼色,而面對太子殿下,則要沉穩一些,便猜到了,將軍應當不是那般好相與。」

    「姑娘聰慧。」裴云歸道。

    「不過這倒無妨。」秋靈滿不在乎地說:「兩個人還未相處前,怎就能一票否決對方,如果我連追求幸福的勇氣都沒有,方一抬步,便放棄了,才會葬送自己一輩子。」

    裴云歸呆呆望著秋靈。

    秋靈輕輕揪了一下裴云歸的側臉,「云歸姑娘還未經人事,應當還不理解,等你以后遇見喜歡的人,就能明白了。」

    說罷,她站了起來,道:「我一會兒還有點事,便不打擾了,姑娘去忙吧,實在抱歉,浪費云歸姑娘這么久的時光。」

    「不打緊。」裴云歸跟著站起來,「我與秋靈姑娘一見如故,我以后,便喚秋靈姑娘姐姐了,秋靈姐姐,叫我云歸便可。」

    「好。」秋靈笑彎了眸子,月牙一般,煞是好看,她對裴云歸擺擺手,「那云歸,我便先告辭了。」

    裴云歸點頭,應了一聲,站在原地目送秋靈遠去。

    等到秋靈的背影消失在了拐角處,她才收了笑容。

    轉身之際,驚覺身后站了一個人。

    來人正是顧凜。

    他一身暗金紋樣的勁裝,立在離她后背的不遠處,站得筆挺,身姿如松鶴,卻也眉目冷肅。

    顧凜暗暗將手中的一支傷藥膏塞進袖子里,腦中突然又出現了方才裴云歸說的那句話。

    ——「顧將軍并非良配,和他在一起,恐怕會葬送一生。」

    短短一句話,卻生冷如刀,一刀一刀插在人身上,引著一段細細密密的刺痛。

    顧凜的眸子又冷了下來。

    裴云歸心中一驚,連忙垂首行禮道:「不知教軍到訪,小女疏忽了。」

    「無妨。」顧凜冷笑道:「顧某此等窮兇惡極之人,并非良配,站在這里,唯恐礙了姑娘的眼,我先走了。」

    說完,便頭也不回,朝著反方向離去。

    裴云歸一句問安到了嘴邊,還未來得及說出,便已不見了顧凜人影。

    她苦笑一聲。

    看來顧凜什么都聽到了。

    罷了罷了。

    這樣也好。

    她不是處處想躲著顧凜,不欲與他多糾纏嗎。

    如此,倒也無心插柳,遂了她的意。

    兩人往后,應該不會再有什么交集了。

    佰度搜索 【悠久小說網 WWW.UJХSw.COM】 全集TXT電子書免費下載!

推薦

目錄 設置 手機 封面 書架

報錯

上一章 | 目錄 | 下一章

章節目錄X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

im体育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