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d5nfz"><var id="d5nfz"><ruby id="d5nfz"></ruby></var></progress>
<cite id="d5nfz"></cite>
<var id="d5nfz"></var>
<menuitem id="d5nfz"></menuitem>
<menuitem id="d5nfz"><dl id="d5nfz"><listing id="d5nfz"></listing></dl></menuitem> <menuitem id="d5nfz"></menuitem>
<var id="d5nfz"></var>
<ins id="d5nfz"><video id="d5nfz"><thead id="d5nfz"></thead></video></ins>
<menuitem id="d5nfz"></menuitem><var id="d5nfz"><strike id="d5nfz"></strike></var>
<var id="d5nfz"></var>
<ins id="d5nfz"><noframes id="d5nfz"><var id="d5nfz"></var>

精彩小說盡在悠久小說網!

悠久小說網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都市青春 > 《善男信女》在線閱讀 > 第209章 :折騰

書簽

第209章 :折騰

線團團
最新網址:www.0728qz.com

    【悠久小説網ωωω.UJХSw.com】,免費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陸晟聞言,夾著煙的手頓了頓,隨后低眸,宋晚身子比他躺的下,這個角度,她仰頭看著他。

    兩人四目相對。.

    陸晟盯著宋晚這雙漂亮的眸子,看了很久。

    最后,他扯唇,將煙送進嘴里,說,「如果怨恨也算的話。」

    沒錯,怨恨。

    有些過往,不能去回想,即使把它放進最深的角落里,但翻開時,傷口依舊清晰,鮮血淋漓。

    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它往深里藏,輕易別被翻出,最好,可以假性遺忘。

    陸晟嘴里的怨恨,無疑證實了宋晚心里所想,一時間,她沒了反應。

    直到陸晟的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向上抬起她的頭,她才回神。

    「在想什么?」

    陸晟緊緊鎖著她的眼睛問,眸色很深,像是要將她看穿。

    宋晚微微別開臉,搖了搖頭,「沒。」

    嘴里說著沒,心里卻浪潮翻涌的厲害,到底還是忍不住迎上陸晟的目光,問了出來,「她為什么跟你分手?」

    為什么?

    陸晟瞇了眼,在酒店黃燈下,英俊的臉龐顯得格外的冷沉危險。

    宋晚一瞬不瞬的盯著他,不錯過任何細微的表情變化,她甚至注意到他咬了牙。

    「我對她來說不重要。」

    陸晟聲音很冷,「她為了自己在意的人,可以隨時丟掉我,就像丟掉一件不要的東西,可以做到毫無留戀。」

    因為被丟下,所以不甘心。

    因為沒有好聚好散,所以他放不下。

    因為他心里還有她,所以提起來才會有這么大的怨恨。

    那么,自己又算什么呢?

    宋晚感覺心口一寸,原本滾燙沸騰的熱度,漸漸開始涼下來,她一直以為,陸晟很愛她。

    否則,這樣不可一世的男人,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對她死纏爛打。

    她記得他在濱城的雪地里背著她下山,她記得他為了搶一根棒棒糖,狼狽的和鵝打架。

    她還記得,他們在玉橋縣堆雪人,打雪仗,他為她受傷....

    很多很多。

    甚至是他們在一起后的相處,她能感受到,陸晟為她做的改變和退讓。

    他性格霸道,如果不是喜歡,怎么會退讓。

    陸晟是喜歡她的。

    這點宋晚依舊毋庸置疑。

    但,不再是她以為的那樣純粹,他心里還有一個人,牽動著他的情緒,讓他提起她就如此不甘心。

    宋晚再度陷入了沉默,她垂著眼簾,整個人仿若入定,面無表情。

    也不知道兩人這樣維持了多久,最后以頭頂傳來陸晟的一聲輕嘆為結局,他將未燃盡的煙蒂按在了煙灰缸里。

    接著伸手摟住宋晚的腰,向上一帶,讓她趴在了他的身上,隨后他伸手扣住宋晚的后腦勺,帶著她側身,將頭埋在了她的頸窩。

    說,「宋晚,不許為了任何人,放開我的手,這樣的事再來一次,我不會原諒。」

    警告一樣。

    宋晚沒應聲,她閉上了眼,沒有推開陸晟,而是將手環在了他的腰上。

    摟的很緊。

    卻第一次覺得,不夠親密,好像兩人之間隔著什么似的。

    可不隔著。

    他有怨恨的初戀。

    她也有虧欠的初戀。

    誰對誰都不夠坦誠,且她的初戀,于陸晟,于陸家來說,都是一顆威力十足的炸彈。

    --

    翌日,幾人開始回程。

    宋晚和

    秦愫的機票訂的是上午十點的那班,她們坐飛機,一個小時的機程,陸晟開車要足足五小時。

    所以提前一小時,陸晟先走了。

    是先將宋晚和秦愫送至機場后走的,因為陸晟開著賀知的車,秦愫挺納悶的。

    人一走,便問宋晚。

    「陸晟家里的好車不是車庫都停不下嗎?怎么還開賀知的?」

    宋晚說,「可能是覺得顏色好看。」

    賀知這輛車,是定制款,寶藍色的車身顏色,確實有幾分拉風。

    「果然是穿同一條褲子的兄弟,連車都能共享。」秦愫挺酸的,「還說什么看著我長大,我找他借著開開都不肯。」

    大概是剛好提到賀知,秦愫有些緊張,問宋晚,「陸晟應該不會大嘴巴的跟賀知提到周開揚吧?」

    宋晚不太理解秦愫的緊張,「就算知道又能怎么樣,你這個年紀,難道還不能談戀愛了,況且還是前男友?」

    「周開揚的工作有問題嘛,要是讓賀知知道,我跟小鴨子談過戀愛,頭蓋骨都得給我揭了。」

    「這么怕他。」

    「誰怕他了。」秦愫不承認,「是他這個人愛多管閑事,整天管教我,弄的像是我親哥一樣。」

    兩人邊說邊往機場的一家面館去,還沒吃早飯,兩人一人點了一碗面。

    「晚晚,這次回去,你要把精力放在畫上了,過年之前要交上去參加省賽,競爭激烈,要認真對待。」

    吃面的時候,秦愫突然想到這件正經事,擔心自己又會忘,她交代了句。

    宋晚點頭,表示知道了。

    在徐嘉年回橫城前,她正好可以先忙這件事。

    「對了,今年過年,你打算怎么過?」

    因為前幾年都是她們倆一起過的,但今年,賀知說要讓她回秦家過年,秦愫也有意想回去試探下秦父秦母現階段對她的態度,所以可能不能一起了。

    秦愫道,「我今年想回家過,你呢,跟你媽媽一起過嗎?」

    秦愫沒怎么見過宋知意,對宋知意的為人更是不了解,只知道宋晚和她媽關系很差,具體為什么她也不太清楚。

    不過這段時間,她知道宋晚回了梨園,覺得她們應當是已經和好了,說,「既然回了梨園,就在梨園過吧,跟家人在一起,新年才有感覺。」

    新年于宋晚來說,早已算不上什么節日了。

    她每年都不知道什么叫年。

    往年都是和秦愫找個電影,在家里喝酒吃燒烤跨的年。

    今年,她想,大概就是一個人了。

    不過,她沒這么跟秦愫說,不想讓她因為覺得她一個人太孤單,而放棄回家。

    于是給了個模棱兩可的答案,「再說吧。」

    兩人吃了早飯,就開始去檢票登記,上了飛機,兩人剛坐下沒一會兒,秦愫原本是打算跟宋晚聊天的,一轉頭發現宋晚竟然靠在椅子上睡著了。

    忍不住就「嘖」了下。

    累成這樣,看樣子昨晚兩人沒少折騰。

    佰度搜索 【悠久小說網 WWW.UJХSw.COM】 全集TXT電子書免費下載!

推薦

目錄 設置 手機 封面 書架

報錯

上一章 | 目錄 | 下一章

章節目錄X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

im体育官网